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商冲击卖场电脑城求转型【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4:38:43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图为2008年6月的百脑汇卖场

提起科贸街,不少市民会想到那条密布着电子产品卖场的街道。如今繁华虽然还在,但卖电子产品的人却“不动声色”地减少了。在颐高数码广场,在9月底约有超过三成的卖场暂时空置。在此之前,电子产品销售市场经历了近10年的辉煌期,而面对电商冲击等因素的影响,现在这条“科贸金街”较鼎盛时期的销售额已经下滑了50%。消费者和商户的流失,让部分卖场计划转型。近日,记者走访了这里的管理者和商户,了解了目前科贸街的经营现状。稿件统筹 骆文靖

现象 几大电子卖场 面积缩水两成

“双11”期间,在颐高二楼经营智能手机和手机配件的刘洋有着两重心情。一方面他的淘宝小店借着“双11”的东风迎来一个小小的爆发,忙得不亦乐乎;另一方面,他在科贸街颐高数码卖场的小小商铺却正经历搬家的阵痛,也让他手忙脚乱。他告诉记者,这已经是他在颐高经营5年里的第二次搬家了。

目前,以二层为分界线,颐高数码广场的3楼和楼下如同两个世界。二层、一层和负一层,如往常一样的喧哗。不时有小伙子走出柜台询问,“笔记本要吗?我们家价格合适。”与这种景象相对的是,三楼4000余平方米卖场却已经人去屋空,那也是颐高经营面积最大的一层,约占总面积的三成以上。

虽然不知道商城打算干什么,但刘洋却深切感受到自己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过去几大数码卖场中,最火爆的几大品类是办公耗材、电脑装机、智能手机、摄影器材和电子监控视频产品,现在我们周围开得最多的、有人气的,只有经营苹果系列产品的店,其他品类的同行中都已经有人撤店或者转行了。”

科贸街卖场总面积降低两成,销售额较5年前下降50%。同在一条科贸街,颐高的动作虽有自身的特殊性,但其他“邻居”的日子也不好过。赛博数码广场中,一位商户受到网购冲击个人销售额较去年下降了近三成,每月纯收入较3年前降了近半。而在经营相对较好的百脑汇和时代数码广场,销售额也仍然不理想。“我们楼上楼下共7个店,多半天只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在百脑汇的销售人员小王,这样介绍他所在的代理公司在楼里普通工作日的销售情况。

“电子卖场最繁华时,科贸街有7个大型电子卖场,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现在就是以赛博、颐高、百脑汇和时代广场四家为主,总面积8万平方米。”南开科技园管委会卖场管理部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管理科贸街电子卖场已经7年,对电子卖场的兴衰曲线十分熟悉,“从我们对几大卖场销售总额的统计数字来看,最鼎盛是在2008年到2010年,2011年电商对卖场的冲击就体现得很明显,到2012年,总销售额比2008、2009年高峰期下滑了50%左右。”

分析 前期经营粗放 网购冲击明显

谈及行业变化的原因,不少卖场和商户认为,首先,电子产品发展迅猛、更新换代快,电子销售行业的过度“早熟”似乎早已预示着早衰。从MP3到MP5,再到智能手机、平板电脑,部分电子产品实现的是从无到有的突破,新的产品发明总能很快激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商家的嗅觉最为灵敏,一时间懂技术的、不懂技术的一起分享迅速膨胀的“蛋糕”。“那段时间,卖电脑、手机这事儿是个人都能干,和卖白菜没什么两样。”一位入行8年的商户坦言。粗放经营的商户们,并没有受到多少行业门槛的限制,但随着产品的同质化带来的购买力下降,“玩家们”也放慢了换机的频率,逐渐饱和的市场内部,已经发生着微妙而迅速的变化,行业洗牌不知不觉早已启动。

谈及经营不好的原因,卖场和商户们有各自不同的见解,但“网购冲击”是他们都会提到的。自从2010年前后网购兴起,人们购买小数码、手机甚至笔记本电脑都有了更多选择。“原来专营MP4的现在几乎都不干了。”张新是当年第一批入驻科贸街的“骨灰级”商户,他说,“过去几年,最赚钱的就是MP3、闪存这样的小数码,但市场份额被网购带走得也最快。相对而言,我们这些DIY电脑因为有固定的游戏玩家作为定向客户,受到的影响反而比较小。”而如今,战火已经进一步延续。今年“双11”的最新数据中,在全网商品销售排行榜上,前十位热销产品中3C产品占据七位。除了方便快捷,网购对实体电子卖场带来的致命冲击还有价格透明度。那些按着全网最低价来卖场询价的客人,已经在行业中实现了相对的“信息对称”。这让那些原本靠非一手渠道拿货的商家,没有利润可图。

此外,在不少商户看来,卖场的管理也存在一定的问题。“不论我们每年赚钱多少、赚钱与否,之前每年涨租金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一位商户介绍,从他最初进店时17.5平方米的摊位每月租金1900元,到现在合租摊位不到10平方米,每月租金近2100元。虽然基数原本比其他卖场低,但每年15%的涨幅仍然叫他有些吃不消。而卖场方面一样为难,对于那些租赁场地经营的电子卖场,年久电梯的维修费用、商户意外损失的赔付等“额外开销”,让他们觉得有涨租金的必要。不过,面对今年的行业形势,已经有不少卖场选择不再涨租金。

讲述

面对行业现状

经营进退两难

颐高在探索新的出路,但是对于新方向,似乎还没有那么笃定。其他几大数码卖场都位于鞍山西道科贸街沿线,坐落在白堤路上的颐高数码卖场位置相对靠里,按照运营者的话来讲有些“先天不足”。走进卖场,记者看到二楼通向三楼的自动扶梯口已经封堵上,护栏上写满了“某某店搬到二楼某某号”之类的信息,一些以前还在三楼经营的商户,被调配到二楼或者地下负一层继续经营,为了接纳这些搬家的商户,二楼的格局变得更加紧凑,“看是显得比以往更热闹了,实际总摊位数还是少了。”一些商户表示。而对于整条科贸街,不少周围的写字间也分流了一部分商户,越来越多过去在卖场租摊位的小商户,更愿意选择在卖场周边的写字间租房子,一边开网店一边经营实体。

对于三楼将要转租改作餐饮的传闻,颐高数码的相关负责人并未否认曾有过这方面的考虑。“总部曾派三批设计人员来看三楼转业态将如何设计电梯等细节。”但目前企业与租用业主还并未谈妥更改业态事宜。也就是说,在明年八九月份10年租期到期前,三楼空置的4000余平方米的现状仍然是,“目前没法转租,也没法退租。”

相关负责人坦言,不是自有物业对颐高的转型有一定的影响,这也是很多大型电子卖场的瓶颈。“电脑城几乎都集中于繁华市区,年租金非常高,在一线城市以"租房子"这样的模式很难维系。”

在行业洗牌面前,小商户的现状更为局促不安。2002年就在赛博广场开店经营办公耗材的李林认为,几大电商的强势是导致他们客户流失的最大原因。很多他过去的老客户,都逐渐选择了网上购买,品类比他手里的多,票证比他更齐全,甚至送货都比他要快。与大电商相比,他的优势只是能上门提供维修和调试服务了。对于未来,李林说,"新来的"反而退出或者转型容易,像我们这样的,平时有不少老客户要维系,已有的渠道放弃了很可惜,囤的货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出清。”刘洋已经与合资经营的伙伴讨论过很多次转行的想法,在保留淘宝网店上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智能手机作为个人爱好我愿意继续坚持,但是为了养家糊口我们甚至想过开个店,转行做餐饮。如果卖场状况再不好,等到今年租金到期,我们就真的放弃这个店了。”

背景链接

天津科贸街位于南开区中部,是本市现代服务业聚集区之一。地处天津高新区政策区内,由2.6公里长的鞍山西道和2.9 公里长的白堤路十字相交而成,区域面积约7.5 平方公里。数码专业卖场是以鞍山西道为主轴发展起来的,自2002年开始,国内连锁科技卖场的几大知名品牌相继进驻科贸街。目前,科贸街形成以赛博数码广场、颐高数码广场、百脑汇资讯广场、荣华时代数码广场4座大型卖场为主、总营业面积约8万平方米的数码卖场商圈。因地处市内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最密集区域,科贸街周边也成为很多电子产品、科技研发、科技服务的科技型中小企业聚集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商户均为化名)

有预防宫颈糜烂的方法吗

这5大肌肤补水保湿方法

白斑病要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