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装耐克设计师supper三人组加入阿迪后的狗血案情

发布时间:2019-08-16 21:23:26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设计师在竞争品牌间跳槽之事常有,因为跳槽引来老东家不满乃至告上法庭也不罕见,然而因为跳槽牵出这样一连串狗血案情却是千载难逢!

去年圣诞节前,12月8日,Nike 将刚刚离职的三位顶级运动鞋设计师 Denis Dekovic、Marc Dolce、Mark Miner(后文简称“DDM”)告上了法庭,指控有 8项,起诉书长达 50页,关键事实在于此超级三人组将要跳槽去Adidas。

等等,那为什么 Adidas 没有成为被告?九斤不得不佩服此战 Nike 出手之高,个中奥妙且听我一一道来:

1)扒一扒 DMM超级球鞋设计师三人组(那些年,我们爱过的 Nike鞋)

Denis Dekovic,克罗地亚公民(在意大利生活),2005年加入 Nike 总部,离任前为 Nike足球鞋全球设计团队总监,设计了Magista 以及 Mercurial Superfly系列。

(这双亮黄色足球鞋就是男票们和球员们为之疯狂的 Magista)

Marc Dolce,美国公民,2005年加入 Nike 总部,离任前为 Nike 运动生活设计全球总监,主导开发了一系列 Air Force One, The Blazer 和 The Dunk 鞋。

(左图为 2013年上海 Nike“蛇道”球鞋发布会。许多球员限量款均出自此君之手)

Mark Minor,美国公民,2008年加入 Nike 总部,离任前负责 Nike 跑步、综合训练和功能系列,深度参与了NIKE Free, AirMax, 和 Zoom Air 系列的开发。

(上图:Mark Minor 和他的创意,纹身很抢镜)

(上图:DDM三人组合照,很帅的超级设计师们,实在没有工作的话,建议考虑向乐队方向发展哈)

看完上面的介绍,你应该可以明白为什么 Nike 对 DDM 的离开如此紧张,这三名超级设计师几乎覆盖了运动鞋所有品类的竞争领域。

2)Nike 版本的狗血案件事实

“有预谋+偷窃商业机密+哈哈,Adidas你也被利用了+神一样的队友”

起诉书前 25页都在陈述案件事实(FACTS)以及看似和案件无关的种种,事无巨细,一气呵成。

第一事实:阿迪江河日下

首先,Nike 花了大量篇幅描述了全球运动市场中品牌竞争的状况:Adidas 在“最近几个月,尤其是北美市场,持续性地丧失了市场份额给 Nike 和其它竞争品牌”(大家都知道是Under Armour 啊),“大量媒体报道 Adidas 由此受到很大的压力”;相反,“Nike一直保持持续性地增长以及全球第一的位置”,由此说明“Nike 在产品和商业上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和金钱”。另一方面,Nike 提及其在 2012 年专门花费 150 万美元建立了一套 KIT(Keep It Tight)商业机密保护的教育系统。言外之意即,员工内部培训天天讲不能泄漏商业机密,你们肯定明知故犯,根本不存在过失的可能,所以一定是“有预谋的”。

问题来了,DMM到底离职前后做了些什么?

第二事实:阿迪别高兴太早,你也是跳板

Nike 的故事是这样的:DDM 在 2014年4月就已经预谋要离开 Nike,而且因为害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动向,4月份就停止使用公司内部邮件进行相互交流,Minor 同时提醒了另两位小伙伴不要用公司配备的 iPhone 和电脑,至少不要留下文字纪录。

DDM 的目标一直是开一间属于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并且希望这个工作室是完全独立运营的,问题在于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于是 DDM 找到 Adidas 作为工作室的金主和跳板(“A step forward”),牺牲暂时的独立性为 Adidas 设计产品,而最终可以顺利地踢开 Adidas 做到完全独立。

(上图:摘自起诉书)

另外,Nike 称 Adidas 的副总裁 Brian Foresta(前 Nike 高管,贵圈好乱!)早在 2014年3月就找过 Dolce 和 Dekovic“聊聊职业规划”。有趣的是, Nike 称 DDM 三人在 2014年5月花钱雇人在三人的社交媒体账号 Twitter 和 Instagram 上买粉,为的是进一步向 Adidas 显示自己的重要程度,Nike 经由第三方软件检测了此三人帐户,确定有 85%的粉丝是假的。

粉丝是假的,这居然还不是 Nike故事中的最高潮,反转情节来了,那么, Nike是如何知道这些细节中的细节的呢,细节到每一次的三人交流?思及极恐!

第三事实,DDM 内部分裂+神队友

Nike 隐晦地在起诉书中说,原来 DDM 中有一个“神一样的队友”—Dekovic,其余两人在归还工作电脑和手机的时候都注意清除了所有对话内容,但此君过于自信没有进行手动清除(他直接物理毁坏了电脑和手机硬盘),殊不知 Nike有权并且真的恢复了电脑和手机中的所有信息,OMG!

(上图:摘自起诉书)

Dekovic是 Nike 的重点“照顾”对象,Nike 颇有剧情感地控诉,他原来是谍中谍,还背着另外两个小伙伴和 Adidas,以及另一位投资人商量出售他自己设计开发的以迈克尔-杰克逊为灵感的 MoonWalker系列,起诉书中,Nike 指出,基于与员工签署的开发者协议和劳动合同,Nike 对该系列拥有所有权。

队友背叛,内部分裂,跌宕起伏。

第四事实,偷窃商业机密

DDM 三人在离职前,都从公司的设备中用各种方法拷贝了自己在 Nike工作期间所参与的项目各方面材料,Nike 提出,DDM 在和 Adidas 谈工作待遇的时候,就是用手头的 Nike 资料作为筹码才顺利要挟 Adidas 同意资助其设计工作室。Adidas 甚至帮助 DDM 面见了律师,而且答应一旦Nike事后追究竞业条款,Adidas 愿意承担所有律师诉讼费用。在Nike 看来 DDM 想要创立的设计工作室就是 Nike 设计工作室的完全复制版,和 Nike 的商业机密息息相关。Nike随后继续指控三人为了稳住 Adidas,还非法地私下从 Nike 现有团队中动员其它设计师一起跳槽出来。

3)违反竞业禁止条款和商业机密法?

基于 Nike 整理的狗血事实,三位超级设计师受到了共8项罪名的控告,这些控告之间相互衍生,最根本的还是竞业禁止协议(Non-Compete Agreement)和商业机密(Trade Secret)的违反。

跟其它设计师一样,DDM在入职和晋升的时候都与 Nike 明确签署了竞业禁止协议, 大体意思是:

1)离职一年之内,此员工不能以任何方式(顾问、员工或合同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与Nike直接竞争的运动鞋类、服装类或配件类公司合作,包括但不限于Adidas;

2)被雇用期间和离职后的两年内,此员工必须保护 Nike的商业秘密(“Any Protected Information”),不可以私自复印留存这些资料;

3)被雇用期间和离职后的一年内,此员工不可以在 Nike内部雇员和合作伙伴中挖人。

从Nike给出的事实层面出发推理,DDM三位设计师显然都违反了竞业禁止协议和商业机密的法律。Nike 请求法院判决三人100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禁止他们在任何Nike的对手公司工作。目前,Adidas仍旧没有做出任何正面的回应,只是稍加表态说根本不在乎设计师来自哪里,Adidas 的设计师中有丰富经历的不在少数。

这跳槽战争还没完,读者看到这可能也累了,但没关系,福尔摩斯的有趣时间来了,比如什么样的细节被跳过了呢?

4)九斤探案游戏:一些被隐藏的细节

第一,为嘛Nike不告Adidas?

首先,Nike 给这个案件的处理留下了一定空间,也就是说 Adidas 至少还可以选择支持或者放弃 DDM,庭外交易也更方便了些。一旦Adidas被列为被告,我相信 Adidas 势必会反击到底。

从诉讼角度来说,Nike 打赢 Adidas 的几率也十分微弱,唯一可能找到的诉讼基础是错误干扰 DDM 和 Nike 的合同关系(Tortious Interference)引诱他们违反竞业协议。但是此条对 Nike的证明责任十分沉重:Adidas 必须是恶意的,必须是直接干扰 DDM,必须是为了获取 Nike 的商业秘密,必须直接获得了竞争优势;法官判断时还必须综合考虑自由竞争的原则 。以上种种都在证据和说理上非常困难。

第二,“神队友” Dekovic 的美国签证问题。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Dekovic 不是美国国籍(克罗地亚人,在意大利生活),Nike 提到当初雇用D时使用的是 L1A签证,因为2014年5月该签证过期,按照法律D必须离开美国一年才可以再次入境,于是 Nike 支付了5万美元的安家费给 D让其回意大利先工作一年再回美国。

所以照此看来,D并没有持有绿卡。L1A身份是可以在 Nike 雇主的同意资助下办理绿卡的,问题来了,也许D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要绿卡?也许 Nike没有想要帮助D办理?也许申请了没有通过?也许 D早就想换工作只是新雇主新签证有问题?

身份问题一团迷雾。九斤为什么注意到这个细节?

因为DMM 辩护自己的最大武器就是可以举出前公司 Nike的一些不正当商业或违反法律行为,并称因此才想要离开 Nike。如果真有把柄存在,作为老东家自然不希望前员工在法庭上公开讨论,所以理所当然 DDM可以进行一轮庭外和解,甚至使得 Nike愿意直接撤销竞业禁止协议。办理美国身份中如果存在一些问题,就成为了 D的武器之一。当然如果能够找出在雇用期间各种 Nike违反雇用合同的事实就可有利了。

第三,DDM 高调离开,Adidas 早有准备?

就在DDM正式离开Nike的当天,三位设计师就在社交网站公开宣布高调加入 Adidas,完全没有担忧任何诉讼可能。最新消息,在沉默了一段时间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后,DDM通过他们的律师发出了正式的回应,称 Nike编造事实,抹去了他们多年对 Nike的辛苦付出。

九斤看了回应第一反应就是推查了一下代表律所——Markowitzherbold律所,此次诉讼所在地俄勒冈州排名第一的诉讼律所,主导律师 Matt Levin 就是 Adidas 的御用律师。不敢妄下结论 Adidas 早有准备,但显然对台 Nike 的好戏又增添了一枚重要砝码。

第四,竞业禁止这件事,IT民工咋就来去自如?

竞业禁止和商业秘密法都属于州的立法,每个州法律不同,比如在加州就不认可竞业禁止协议的效力,而在俄勒冈是有效的。所以,即使在不承认竞业禁止协议的州内,原东家依旧可根据商业秘密追诉前员工,而且现在美国法律在商业秘密的定义上越来越趋于宽泛,除了核心配方外,甚至一些必要技能和客户关系都可以算入商业秘密。

在硅谷,IT员工职业变化的高流动率被大多数美国立法学家认为是加快科技创新的驱动力。当美国国会去年试图将商业秘密作为联邦法律制定时就遭到了强烈的反对。马赛诸塞州州长更鼓励州内废除竞业禁止协议效力,来推动波士顿创业公司在整个互联网科技领域的发展,吸引更多西部人才。

创新精神VS公平竞争是永远的话题,对于消费者的我们,无疑希望这些超级设计师们可以重返我们的视线,不管他们在哪个公司高就。

时尚女装资讯

服装店业绩分析